吕梁信息港   >   历史  >  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

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

俗语说: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”,说的是营盘不动,而当兵的却如流水,来了又去,换了一茬又一茬。衙门也是如此,自古“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”。衙门始终存在,而官员已经更新换代了好多人了。

官员的任期是有时间限制的,在任期之内能尽职尽责并为民谋福利就算是好官了。但大多数并不会如此,因为尽职尽责并不容易做到,要事必躬亲只会把自己累死,那么应该如何办事?把任务分派出去是最好的办法,层层分包,把自己应该完成的那一份任务也分包出去,乐得清闲。于是,在分包任务的时候就有了权力寻租,有了层层摊派,有了巧立名目,有了各种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”式的潜规则。一切的举动都在围绕官员自身的利益在转,所以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。”的描述并不夸张。

在任期满了之后,官员就要调任到别处去。那么,他们会不会认真执政并做一些大的民生工程呢?当然不会。大部分官员并不认真,也不科学执政,而是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”,只要保证在任上不出事就行,要是出了事乌纱帽就难保了。在任上不出事就可以升官,不一定靠什么伟大的政绩。毕竟,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没有什么伟大的政绩,因为这样的政绩需要几代官员协同用力,并且还要调动一些国家资源来完成,哪有那么容易?况且,一个官员起了头,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自己却得不到实惠,把好结果留给了下一任或下下一任,他们会干这样的傻事吗?当然不会。他们都是人中龙凤,有什么消息都是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先得到信息,自己先得利,然后才会让利给自己的亲戚朋友,最后才会出让给普通人,而这个最后就基本上没有最后了。

那么,在任上不出事就能升官是什么逻辑?官员们都不是独立存在的,而是有上级庇护的。不管大官还是小官都要巴结上司,在上司三节两寿的时候送上礼物,送上重金。等到自己任满之后,上司就会衡量他们所送出的礼物分量,给他们安排一些空缺位置。只要送礼不断,就会不断升迁。而一旦在任期内出了事,上面追究下来,就一切都完了。而所谓的大政绩基本上不可行,一是要朝廷支持,二是要衙门有那个权力,三要防备上下打点不周被人弹劾,简直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不敢前进一步了。如此大的风险,哪个官员还愿意冒这个险呢?

于是,衙门就成了铁打的,官员不停地换,但制度是不变的。遇到老百姓告状,官员只要能和稀泥就和稀泥,绝不做公正公平的裁判。即便能做公平的裁判也不去做,要做到吃了原告吃被告,把双方都吃得没了钱,才算弄一个双方都不得罪的结果,算是把事情给了结了。那为什么不做公平公正的裁判呢?况且,公平公正的裁判是官员的分内之事。官员要在任期内把权力最大限度寻租出去,要达到没有钱就不能办事的潜规则,不然何以达到最大限度地赚钱?要是两袖清风,公平公正,就会费力不讨好,有权力不用过期作废,等到任期满的时候,调任到别的地方,恐怕清廉得连个路费都出不起了。与其那时候再后悔,不如大权在握的时候不浪费每一天,不浪费每一个机会,也不枉此一生。

书生读书就是为了做官,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千钟粟。”那一项不是指向功利企图?做了官也就有了钱,如此的逻辑自古就有,而且具有普适性。那么,官员在任上期间要做到权力寻租最大化,要充分利用每一个谋财的机会,不然何以出现“自古衙门向南开,有理没钱莫进来。”的俗语呢?

有没有科学的评价机制?当然没有,而是只要不出事就算是没事,出了事被官员捂住了,也算是没事了。于是,衙门照样岿然不动,矗立千年,而官员如过江之鲫,车载斗量了。

本文标题: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- 历史
本文地址:www.llxxg.com.cn/lishi/11680.html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热门推荐

联系我们|www.llxxg.com.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