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梅州股票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 > 新闻正文

中信银行(国际)廖群:中国内需具有中高速增长潜力

时间: 2019-01-25 13:59:33 | 来源: 新浪财经 | 阅读:

新浪财经讯12月12日,由新浪财经主办的“中国上市公司国际发展论坛暨‘金狮奖’港股上市公司评选”颁奖礼于香港隆重举办。入围13个奖项的公司及个人,将在现场一展风采,重磅级嘉宾集体亮相,集聚中国上市公司国际发展论坛,共叙创新资本大时代!

中信银行(国际)首席经济学家廖群先生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,他的演讲题目为:《今后五年中国经济增长点与新增长点》。他表示:中国经济现在已经是内需主导,关键要认识到咱们国家内部需求具有中高速增长潜力。增长潜力主要集中在三个维度:第一个增长点新兴消费,第二个增长点新兴产业,第三个增长点新兴城市。

以下是研究演讲要点:

各位上午好,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这么盛大的论坛,给大家分享我关于中国经济的一些看法。现在全球经济都处在一个困难、高不确定性的时刻,明年和今后几年怎么样,可能大家都挺关心的,所以我想谈谈今后五年咱们国家的经济前景、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首先说明一下,这个年代谈经济实际上每个人都能谈一点,所以说每个人都有观点,而且也很分歧,特别是对于中国经济分歧就更大,所以我谈的也就是一家之言,我分享我的观点,只作为大家的参考。

因为时间关系,也可能这个PPT不会每一页都讲,但是我想讲的主要内容和观点就在这个纲要上体现出来,花一点时间讲一讲,再展开。

今后五年经济增长前景,我们要认识到中国经济现在已经是内需主导,关键要认识到咱们国家内部需求具有中高速增长潜力。还有外需,外需肯定受到经贸摩擦的影响,但是影响有多大,取决于经贸摩擦的发展状况,如果说中高速,7算高速,现在主要经济体大概也就是印度是7以上,中高速我想定义在5-7之间,如果是这样定义。他表示,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只要内需能保持住,5%以上我觉得没有问题。

中国经济内需有潜力,它的潜力在哪里,或者它的增长点在哪里,第一个增长点新兴消费,第二个增长点新兴产业,第三个增长点新兴城市,从三个维度来看。当然我们也不要忽略问题和风险,我们必须正视,但是我认为中国的问题和风险除了外部之外,如果经贸摩擦美国一定要打起世界性的,那是另外一回事,从内部来讲总体是可控的,这是我想讲的基本内容。

大家问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不是已经过去了,2010年以前是高速增长,2010年以后就向中高速方面行进,今后的问题是中国经济还能不能够中高速增长,我觉得关键是你的内部需求还能不能中高速增长,我觉得内部需求还有中高速增长的潜力。

谈中国经济增长,我经常喜欢用发展阶段来谈,经常我喜欢比喻,一个男孩子的身高,在大概13、14岁可能长十几公分,达到了高点,到14、15、16、17、18岁逐步下降,中国经济的衰退大概是2016年,它过去了,但是衰退完以后马上不涨呢?所以现在的中国经济处于什么阶段,肯定不是13岁,但也不是20岁,我大致比喻16岁,13岁的时候男孩子可以长十几公分,中国经过增长2016年以前能长十几公分,将近双位数,现在16岁,男孩子长不了十公分,长几公分,从本身潜力来讲可以长6-7公分,当然今后也会不断地放缓,但是是逐步的,6.5-7,这是一个比喻。当然根本性来讲,到底中国经济经过了十几年的增长,还有没有增长潜力?我觉得还是有中高速增长潜力。

第一是城镇化,过去40年中国经济的增长很大程度上跟城镇化是同步的,城镇化不但是给农民工创造了大量劳动力,2.7亿,从供给角度,提供了大量廉价劳动力,从需求角度来讲,推动了投资,所以城镇化对于经济增长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,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中国过去40年的经济增长奇迹就是城镇化推动的,或者同步的,当然不是说它是唯一原因。只要城镇化没有结束,我觉得中国经济增长相对比较高的增长速度还会持续。

城镇化现在什么阶段呢?按照常住人口是58.5%,世界平均是56%左右,略高于世界平均,但是离发达国家还差的很远,发达国家七八十,美国八九十,你即使按常住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咱们国家常住人口58.5%,你按照户籍人口,只有43%,2.7亿农民工虽然在城市工作,但是没有享受待遇,生活水平、居民水平都没有达到。你光是把2.7亿农民工变成城市居民,会产生非常大的需求,况且农民进城,以前是2000万一年,现在可能没有,现在1000万,以后五六百万、六七百万,但还有,这是一个潮流,这个潮流是不可阻挡的。我们国家还有6亿多将近7亿农民在农村,现在粮食需要这么多人吗?我说1/3就够了,农业现代化,AI上来以后根本不需要,现在6亿多农民不是说需要,不是城市经济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充分的就业,这个过程还会持续,持续过程中还会比较高的增长,这是自然的。

第二是结构升级,升级意味着增长,什么叫增长?你要有升级,肯定有增长,咱们国家经济规模是全世界第二大,经济结构水平顶多算中,甚至中下,现在往中上走,要是跟发达国家比起来还有很大差距,各种结构都会升级。第一个是宏观经济结构,协调内需内需,复合导向,美国消费占80%,我们现在刚过50%,也不是说80%一定很好,但是50到60,到70这个过程肯定是要走的。中国服务业刚过50%,美国也是服务业80%,现代经济往前走的趋势是消费越来越多,服务业越来越多,我们在行进过程中同时推动经济增长。从消费来讲,咱们国家基本消费我觉得已经过剩了,但是服务性消费还有很大的空间,商品消费里面的高档消费,买LV包、时装确实很高档,男性一套西装穿好多年,高档消费还有空间。产业,世界工厂大国,很多传统。劳动,低附加值向资本高附加值转变。技术,中低水平向高水平,技术升级,这是各方面的结构升级,都会推动经济增长。

第三是区域与国际性追赶,咱们国家东部沿海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,但是中西部呢?假设东部沿海跟发达国家一样不增长了,中西部追赶还要追赶好几十年,这几年全国经济增长最快的是贵州省,贵州省是全国GDP最低的,何况东部的增长没有停止,深圳到一个很高的水平,高于全国平均,东部沿海,北京、上海大概是7%左右,但是中西部很多9%-10%,这个过程还会进行,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,不可能说东西部发展了,中西部永远穷,不会的,从政府角度来讲也会协调,从本身来讲中西部的人民也不会甘于说永远落后,其他国家没有,其他国家比较小,我们国家比较大,有一个梯度问题,这个过程也会推动国家经济增长。国际比较,商务部说美国第一,中国也是一样,不过我们叫的太响把他吓坏了,叫少一点,但是一定是要追赶的,要有动力。

第四是改革开放,改革开放这么多年,很多已经开放了,但是还有很大空间,一是国有企业,二是金融改革,三是行政体制改革、政府改革,这几个是硬骨头,如果把这几个改革能够取得很大进展,肯定进一步提高效率。开放,有些领域还没有开放,开放过程中也会有增长动力。

今后5年新的增长点,一个是新兴消费,我们国家吃和穿,咱们去过外国,先不说质量,质量很难评,从数量来讲哪个国家吃的最多?很明显中国吃的最多,中国吃的蔬菜多的去了,还有水果,国内水果一筐一筐的,香港都是买几个,不是说吃不起。服务空间、高档空间还有改善空间。

这是服务性消费,包括旅游、健康、文化、教育等等,我也挺喜欢旅游,但是节假日我是不敢去旅游的,因为人太多了,咱们国家出境1.2亿人次,大概有三四千万是到香港的。养生养老、美容美发之类的,我估计美容中国的女士仅次于韩国人了。

服务性消费,目前比例占整个41%,大大低于发达国家水平,还有改善空间。高档消费品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特别是女士对这个比较了解,家庭妇女对耐用消费品比较了解,男士不太懂。

新兴产业,咱们的产业结构在迅速的升级,所谓的战略性新兴产业,“十三五”规划前我们一直说七大新兴产业,后来“十三五”规划以后加了一个,叫数字创意产业,游戏机这些东西,变成八大,后来觉得好像有点太多了,有点重复,又合并成五大新兴产业领域,把有些合并了,一是新一代新兴技术,二是高端制造,三是生物,四是绿色低碳,五是数字创意,有时候叫五大新兴产业领域,有时候叫八大产业,这些产业过去七年确实发展很快,这些图新兴产业和工业的一般来比较,不管是从营业增长速度,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,2017年占15%,2025年是20%,2030年可能30%,这一点也是经贸摩擦的起因之一,因为对美国来讲,中国发展中国家做中低端,我做高端,可是你想大小通吃,那不行。

上市公司新兴产业高于一般的上市公司,这有一些数据,可以参考一下。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目标,这五大要达到50万亿元以上,新一代信息技术总产值超过12万亿。

预测占的比重,刚刚也说了,现在10%左右,到2020年15%,还有一年多,2025年20%,这个已经很大了,战略性新兴产业大部分是制造业,制造业占GDP也就40%多,新兴产业占GDP20%,等于制造业里面的将近一半是新兴产业。

绿色低碳,环保,还要不断地环保,绿色基础设施建设,以后我们要建设美丽家园或者清洁家园,在这方面绿色基础设施也是一个新的增长点,全世界都是这样,我们也会走在前面。

新兴城市,大家注意一点,今后城镇化的新方向,不是说大小城镇,因为根据城镇化方向来讲,都是说城镇化往城市群走,往大都市走,所以今后咱们国家也是,所以城市群是全国经济的驱动者,而且也是大部分国家的城镇化方向,你看巴西或者南美那些国家,城市也很大,但是人们都往这边走,我们不是走这条路,我们必须创造就业,进来要有工作,趋势是这样,水往低处走,人往高处流,在小镇待着没意思,要到上海、北京走一下,大学毕业以后你说再回到农村去,那不是羞耻吗?城市群,主导城市和卫星城市,咱们国家现在有12大城市群,已经成形了,有5大支柱城市群,长三角、珠三角京津冀主要卫星城市,发展非常快,粤港澳大湾区以后佛山、珠海、惠州发展很快,长三角周边,周边已经发展不错了。京津冀周边,除了北京、天津之外,当然它也能发展起来。

讲了这么多,也存在很多问题,这些问题大家都能感觉到,我稍微列了一下,企业债务问题、地方隐性债务问题、产能过剩仍未解决、城市房价过高、企业效率低、资本市场脆弱、货币流通量大等,这些问题确实也会存在潜在的风险。债务危机、房地产泡沫破灭、股灾再发、人民币汇率贬值,这是潜在的,我的观点是这些问题和危机存在,必须正视,但是总体可控。对中国的问题要正视,但是问题的严重程度,我个人感觉来讲,起码媒体上有的人是高估的,老说会崩溃,实际上没崩溃,当时的问题总体来讲并没有说的那么严重。

中国经济变化非常快,有人拿10年前的数据跟我说你out了,我不跟你谈,5年前你跟我谈我都勉强,中国的问题每年都不一样,10年前好像很珍贵,现在不是了,有的人喜欢拿媒体上不知道哪个的数据来跟你讲。

中国的很多问题是高速增长过程中必然产生的,比如债务,高速增长肯定债务就很容易扩张,产能过剩,你太快了肯定有问题,还有房地产泡沫,但是你高速增长了又有能力使得它不断地缓解,高速增长创造问题有缓解,如果你控制得好的话,中国经济中高速增长,也有这个能力,有问题我就缓解,它又出新的问题。

总结来讲,虽然局部性危机可能产生,中国的前述问题可以逐步解决,风险最终可控,不至于产生全局性的经济或金融危机。

谢谢各位!

新闻标题: 中信银行(国际)廖群:中国内需具有中高速增长潜力
新闻地址: http://www.llxxg.com.cn/caijing/1000.html
相关分类:
Top